汪峰演唱会公布费用清单 赔款200万立出新标杆

 成功案例     |      2019-07-16 17:19

  他右手是安全手册,册子每位日方工程师人手一本,而且必须随身携带。他左手那个图表标明了当发生什么意外时应该联系谁,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等内容,以让工程师遇到意外时最大程度减少惊慌。

  像一本书一样的舞台设计图,事无巨细都一一标明。

  现场很震撼

  昨晚,汪峰“信仰2010演唱会”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行。当占据一面看台的三块大屏幕徐徐升起,“藏”在幕后的“空中60人交响乐团”奏出乐曲,现场观众都被强烈震撼了。

  演出一开始,汪峰就展现了自己对整个社会浓厚的人文情怀——在恢弘的交响乐声中,灾害、恐怖主义、自然环境等近年备受关注的事件一一呈现在大屏幕上。随后他以《勇敢的心》、《哭泣的拳头》、《边走边唱》作为摇滚环节开场。

  视频制作是本次演唱会的一个亮点。比如在唱《直到永远》时,大屏幕同时播放着王家岭矿难救援现场的感人画面。片尾的字幕还以“截至4月10日18时”的内容提示了观众这件事依然在当地继续。在演唱《北京,北京》时,大屏幕上展示了一张张胡同路牌、老门楼等老北京味儿的照片,让人们的关注力从摩天大楼回到了“文化古都”的内容上。在唱《有意思吗》之前,还播放了一个“纪实短片”,主持人随机问很多人现在正在做的事有意思吗?众人回答各异,但综合在一起却能看出当前社会的一些人文精神现象。在《光明》演唱的同时,大屏幕则播放了盲校学生学习、生活的视频。

  汪峰的新歌《春天里》让人意外地成为全场大合唱曲目。这也证明了他几乎包揽了近期各大奖项最佳男歌手或最佳专辑奖的实至名归。在《我爱你,中国》、《飞得更高》之后,汪峰以《晚安,北京》结束了这次演唱会。

  汪峰的这场演唱会除了请来日本舞台株式会社之外,其余包括音响、视频等部分也都进行了巨大的投入。其中的视频部分甚至在演出当天的凌晨四点仍在修改。如此不计成本的制作方式,也让不少见惯了内地艺人演唱会制作流程的业内人士刮目相看。

  作为一场演出前就放话要成为“华语演唱会新标杆”的演唱会,主办方破天荒公布了整场演出的详细成本。

  算上邀请日本舞台株式会社的花费,汪峰整个演出成本为386.5万;而全部售罄的票房仅有200万,亏损近200万。对于如此投入,总导演王平久表示,希望这场演唱会的制作水准能够成为未来其他内地艺人效仿的对象,成为一个里程碑。

  对大多数乐迷而言,这场演唱会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娱乐,而是一场人文性和思想性的集会。

  幕后更精彩

  交响乐一出来

  大家都傻了

  昨晚在汪峰演唱会上,当占据一面看台宽度的三块大屏幕徐徐升起,“藏”在幕后的“空中60人交响乐团”奏出乐曲时,不仅现场普通观众,连平时看惯了各种演出的音乐圈内人士都被震撼了。当然这只是昨晚演唱会优秀设计环节之一。Myspace负责人雷振剑现场发微博说“交响乐一出来,大家都傻了”。其他音乐从业者也激动发言,乐评人贾维更是表示“激动得一直发微博发到手机没电”。嘉宾白岩松则大赞“国内演唱会水准将由此改变”。汪峰这场演唱会由总导演王平久率曾为奥运工作过的团队打造,更重要的是他们以“几近免费”的价格找来了日本最大、世界一流“日本舞台株式会社”帮忙设计了舞台方案。王平久表示,比起演唱会现场带来的震撼,演唱会幕后的事情更加精彩也更应该让国内从业者甚至国人借鉴。

  总经理放任安全细节

  员工怎能有安全意识

  日式细节让人汗颜

  谈到这次汪峰演唱会,王平久把震撼的舞台、灯光及“藏起交响乐团”的大设计先放到一边,“细节决定成败。这是这次与日方合作给我们最大的震撼。”王平久先拿出一本还没有巴掌大的小册子,“这是日本舞台株式会社社长到北京下飞机后给我的第一个礼物,安全手册。这本小册子可以被看做这场将被载入国内流行音乐史册的演唱会的第一基础。”这本册子每位日方工程师人手一本,而且必须随身携带。里面以丰富的文图方式提示了安全注意事项,力学、电学原理,急救方式等内容。“我们也有安全手册,但发下去员工看不看、是不是当废品卖了就不知道了。”王平久拿来的第二个“物证”是安全帽:“每位工程师的安全帽都是专属的,因为上面写了工程师的名字和他的血型。戴安全帽对他们来说不是摆样子,而是安全意识的自然体现。”

  负责执行舞台搭建的北京东瑞麒麟舞美文化公司覃总经理说了他与日方工程师第一次首体会面的一个细节:“我们看他们戴着安全帽来都觉得好笑,因为我们制作了那么多现场,从来没人戴。但他们很严肃地跟我说,你作为总经理都放任安全细节,你下边的员工怎么能有安全意识?我听了觉得非常惭愧。”

  王平久展示的第三个“物证”是一个看起来有半平方米大、3公斤重的大册子。“我说句得罪人的话,国内除了奥运会开幕式,其他所有舞台图纸基本就是一张纸,好的也就两三页。我办了数不清的演出、晚会,最头疼的就是舞台搭建之后跟图纸差别巨大!费事费力地调整、返工都习以为常了。但你看人家是多少?一本书!大到舞台总体效果图就三四页,小到一个音箱体的解构图都有两页,哪怕是一个零件的尺寸在书上都有体现。”复杂、细致的说明书带来的却是效率的提高,王平久说:“说实话我们的团队是经过奥运会锻炼的,员工大多数都是技校毕业生,团队实力在国内绝对数一数二。汪峰这个舞台我们搭建用了四天,但日方工程师嫌我们太慢,这个在他们的计划表中两天就应该完成。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的场租费就能节省一半,制作成本将大大降低。”

  “注重细节成习惯后,就会自然成为责任感。这次日方两位工程师到京后,从早到晚寸步不离舞台,也没有人监督他们。而且我们这次用到了大量悬挂装台技术,日方工程师都亲自登到悬空组建上,而不是站在地下隔空指导。我就想如果我们的团队可以到这个地步,国内演出市场就真有希望了。”

  主动把差旅费往下砍

  日方诚意让人感动

  “说实话我之前一直对日本人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但这次合作让我对他们有了更多敬意。”王平久这次能找来日本舞台株式会社,凭的竟然是“生闯”。“我们也没有渠道联系他们,就直接飞到日本,找了一个当地懂日语的朋友直接上他们公司了,‘我是外行,但我要跟你们合作’。这是我见到他们会长后说的第一句话。”

  王平久介绍说,日本舞台株式会社是日本行业内第一大公司,麦当娜、席琳·迪翁等的日本巡演就指定由他们完成,而且日本历年每年几百场演唱会几乎都有他们的参与。“虽然他们被我的诚意感动,说可以‘帮忙’,但却一直保持着‘不必正式合作’的态度。因为光日本国内市场他们就忙不过来,他们也没想发展中国内地市场。而且他们在日本接一个工作的费用是六七千万日元(至少约400万人民币),我们这次算上装台费用一共才70万,我们根本也请不起。他们这次可以说是义务‘免费’来帮忙的。”

  诚意还体现在一些让中方人员意外的“砍价”上。“比如说日方工程师的差旅费,我们开始给他们报30万日元,他们说18万日元就够了。‘我们省一些费用,你们成本也可以降低一点。’他们社长来的时候也说,‘你们要给工程师报销,因为他们这是工作,而我的机票、住宿都自己出。’”

  王平久“透露”,一开始日方只是派工程师来“指导”,关于一些技术资料都是“保密”的。但后来合作了一阵子后,他们认为我们确实是要认认真真做好这个市场,就把所有技术都开放给我们了,包括我之前说的让装台效率提高一倍的方法。“我都半开玩笑地问过他们,你们这些技术都给我们了,不怕我们超过你们,回头抢你们饭碗?他们的回答也让我很感动。他们说日本和中国都是属于亚洲,你们的水平提高了可以联手跟欧洲竞争,欧洲的市场可是很大的。”这可以理解成,日本只是当前欧美明星巡演的一个备选站点,如果亚洲其他国家、地区的市场及水平能大幅提高,欧美巡演会大大加重在亚洲的比重,相应地日本的市场也会随之提高。这是一种循序善进的长久眼光,而不是竭泽而渔的恶性竞争。

  演唱会应是带着演技唱

  差距在于态度

  汪峰演唱会策划过程中,白岩松也被请来参与。王平久说三人在聊天中,对目前国内演唱会形成了共同的看法:“现在演唱会的概念大多就是‘会’,就像晚会一样。不管是王菲还是李宇春,观众在台下自拍张照片,觉得‘行了,我来了’这种。第二种就是‘唱’,歌手唱得好,大家都是来听的。而真正的演唱会是带着演技去唱,在‘演’的方面给予重视的还不够多、不够好。这次演唱会投资380万,很多钱就花在了看不

  见的‘演’上面。比如汪峰有十五次彩排,每个乐手都有专门定制的服装,所有的视频都是全新拍摄。一般演唱会台上就四五个烟机,这次我们用了一排,十几个。现在有的演唱会全部投资就60万,但我们光舞台就70万,音响就30万。所以我们一开始就说,票全卖了我们也会赔200万。”

  王平久之前的工作可以说基本把华人歌手接触了个遍,这也让他有了对当前乐坛的一个整体认识。“我们五年内都不可能追上日本歌坛。现在大家还没有醒过来,对什么都不重视,没有认真的态度。唱片业已经算是死掉了,大家就都在靠投机取巧、炒绯闻这样的方式赚钱。现在有几个正经八百唱歌的歌手?这个行业里面,整体环境、从业人员态度、演出市场是相互关联的。”

  王平久对国内演出环境也有一些看法。比如昨晚演唱会上,场地观众又多次遇到了被安保人员强行按在座位上的事情。这让这些观众成为“花最多的钱、受最大的委屈”的消费者。王平久说:“日方工程师特别奇怪为什么我们的场地不让放烟火、不让观众站着。我只能跟他们说这是我们的特色。”